您的位置: 谈史生活 > 大全

【两条鱼】一场本该由一个人玩但是两个人也能玩的游戏本该有很多有问题吗?

2019-06-11来源:谈史生活

三点半左右我被一只山羊顶了

略深于皮肤到达我的肺泡

感觉很奇妙

被瘫痪的余晖吞噬着组织

被病句怀抱

一辆半旧的学步车轧过半截手指

被闪烁的失语路灯吸引的虫

很多来自时空幻境的肉和体验

幻想中我寻找真实

布朗运动的轨迹

和沉降的必然性


“白醋 春梦 野柚子”

摇摆的初体验谜语

冰化成了酒

洋流和海豚

二者逐渐重叠

灼烧着浅水的无色

没有月光

你会落泪吗

还是要让火把也让同样无色的记忆消失

记忆无色而不透明在一刻后堆叠同化


没有结局

叮咬的痛楚

眼镜被摘下视力就要死去

火辣到黑色的眼泪

您的假睫毛脱落了

这支花朵燃尽后我们就要醒了

我要醒了

在杂乱的重复记忆里

你是梦的秩序

荡进幻境的真实里

欺骗下一夜

欺骗一匹黑山羊碾在他的身上


——对无法描述的毕赣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的无法描述的评价


排版:陈天下

编辑:一人

本文由谈史生活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