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谈史生活 > 军事

皇帝撺掇臣子腐败,只有此人不领情:贿道一开,必然成灾

2019-07-20来源:谈史生活

(每日1篇优质文稿与您醉言古今,感谢您的关注!)

我国古代是封建帝皇世袭制社会。按道理“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也就是说身为一国之首的皇帝,天下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

但事实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是一种政治意义上说法而非真正法律意义上拥有物权,一般老百姓的包括土地在内的私产都是产权归自己,皇家和官家并不能任意剥夺,否则就会引起天下震荡。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位疯狂贪财敛财的皇帝。他就是无锡才女沈珍珠的儿子,唐朝第九位皇帝唐德宗李适。

皇帝撺掇臣子腐败,只有此人不领情:贿道一开,必然成灾

说起这位德宗皇帝,虽贵为皇帝,但也属苦命之人,唐朝在德宗之前有三次君王出逃帝都的经历,而他居然次次参与,饱尝了战乱和家国之痛,也亲身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和考验。

按理说,青少年时代的动荡生活会使李适深知安定的可贵,他应该强明自任,有图强复兴的雄心壮志。事实亦是如此,在唐德宗即位之初,他坚持信用文武百官,严禁宦官干政,用杨炎为相,废租庸调制,改行“两税法”,颇有一番中兴气象。

但是,好景不长,李适是一个经受不了挫折之人,当他的一番改革遭遇挫折,尤其是经历“朱泚之乱”后,文官武将的相继失节与宦官集团的忠心护驾所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德宗放弃了以往的观念。在执政后期,德宗委任宦官为禁军统帅,在全国范围内增收税间架、茶叶等杂税,导致百姓怨声载道。

德宗对宦官态度的转变,使宦官由刑余之人而口含天宪,成为德宗以后政治中枢当中重要的力量。由于经历数年的“朱泚之乱”后,导致了户部、兵部财政十分紧张,于是宠臣裴延龄上疏“以聚敛为长策”,竟得德宗“独幸”。

于是坐拥四海,但雄心消失殆尽的德宗,走上了疯狂敛财之路……

皇帝撺掇臣子腐败,只有此人不领情:贿道一开,必然成灾

唐德宗的生财之道一是派中使宦官直接向政府各衙门以及地方公开索取,称之为“宣索”;二是依然离不开当今社会腐败分子仍惯用的伎俩,就是修修补补,搞无数的工程建设,然后从中拿回扣中饱私囊。

贞元16年,朝廷计划造一批漕运船。刘晏执掌财政大权,原本一条船预算50万钱,他大笔一挥批给100万。群臣不解,刘晏解释:造船者人数多,拿点回扣在所难免,50万造的船估计难以保证质量,而100万即使被贪走50万,剩余50万足以保证质量,众人叹服。看看,皇帝批准的回扣比例,令人感到腐败之风已到了病入膏盲的地步。

唐德宗不但“敛财”,还是一个“守财奴”,他贪的这些财不用,而是藏起来,贵为天子的他,除了国库以外,还设有“琼林”“大盈”两座私库,储藏群臣进贡搜刮的民脂民膏无数。不过,唐德宗藏的这些财物,为唐宪宗的“中兴”之举提供了经济资源,这是后话!

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于是,上行下效,各级官吏贪污成风。地方官员在正税以外,用“羡余”的名义,向老百姓横征暴敛,以至到了“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的民不聊生的地步。

在德宗皇帝为榜样,全国“贪腐”成风之际,但有一个官员却是一股清流,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他就是唐代著名政治家、文学家、政论家。溧阳县令陆侃第九子,人称“陆九”的宰相陆贽。

贞元九年,有许多官员来京给陆贽送来大批礼物,被其全部拒收。唐德宗知道后,便开导陆贽说:“爱卿,你太过于清廉和谨慎了,不少各地官员到长安来给你送一些礼物,此乃人之常情,你却全部拒之门外,一概不受,你这是不通人情世故嘛,像马鞭、鞋帽之类的小礼物,收受一点也是无关紧要的。”

皇帝撺掇臣子腐败,只有此人不领情:贿道一开,必然成灾

唐德宗的言外之意就是说陆贽你应该接受官员的送礼,说白了就是劝臣子受贿。据《资治通鉴·唐纪五十》记载:“卿清慎太过,诸道馈遗,一皆拒绝,恐事情不通,如鞭靴之类,受亦无伤。”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唐德宗,居然劝臣子受贿,不能不说太过荒唐。但这对于正直的陆贽来说,绝对不会不管的,于是他正义凛然,且声色俱厉对唐德宗说:“贿道一开,必然成灾,收小礼必然养成大腐。”

唐德宗听后顿时哑口无言。没想到这位宰相不仅不领情,反而他给皇帝上了一课,皇帝当然不会高兴。对于唐德宗这样一位喜欢敛财的皇帝来说,陆贽实在是一块很硬的绊脚石,加之户部侍郎裴延龄的构陷,最终于贞元十年(公元794年),陆贽被唐德宗罢免相位,迁出朝廷。

贞元二十一年(公元805年)正月,唐德宗驾崩,太子李诵即帝位,是为唐顺宗,并下诏召还陆贽回朝,诏书还没有到达陆贽居处时,陆贽便去世了,享年五十二岁。唐顺宗追封其为兵部尚书,谥号“宣”。

本文由谈史生活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