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谈史生活 > 血型

【华夏杂志】回潮——文化遗产保护情景下马来西亚潮汕人与原乡的交流

2019-09-08来源:谈史生活

潮汕是今天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一个小区域,地处粤闽两省之交,北枕群山,南临大海。可耕地很少,潮汕人向有以海为田,在波涛里闯荡谋生的传统。


18世纪,快速增长的人口,使本地有限的资源不堪重负,在大量人口流散内地的同时,众多潮州商民移居暹罗,形成18世纪后期潮州人向东南亚的第一次移民高潮。汕头开埠,交通条件改善,潮州东南亚移民人数迅速增加,再加上契约华工形式的出现,19世纪50年代以后,第二次移民潮的规模远远超过开埠前。两次移民潮,一方面导致了海外潮人社会的形成,另一方面也促进和完成潮汕侨乡社会的转型。至今,海内外的潮汕人保留着颇为一致的民性、风俗和富有特色的生活方式。


▲1880年,中国人在美国加利福尼亚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海外潮汕移民和潮州原乡的关系,是华侨和侨乡的关系。20世纪50年代以后,潮汕人主要海外移居地东南亚国家纷纷独立,华侨在不同居留国的境遇,各自不同。在“民族 国家”观念和单一国籍政策的影响下,选择定居海外的潮州人都有了居留国国民身份的认同。于是,华侨和侨乡的关系转变为海外华人和原乡的关系。


这时候开始,东南亚潮汕人和原乡的潮汕人经历了不同的文化发展历程。在潮汕移民众多的东南亚,因为各自国家社会发展的特殊性,文化发展历程也不相同。在马来西亚,由于冷战时代种族冲突的压力,原来经常争执的各方言群之间变得团结,方言文化特点也许还保留着,然而一个被研究马来西亚华人的人类学家称为“理想的中国文化的范式”,已经被各方言群认同。当他们成为马来西亚国民之后,因为政治身份认同的改变,中国文化范式演化为马来西亚的华人文化范式:华语通行,方言濒临消失,不同华人族群的生活习惯逐渐趋同。


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冷战结束,全球化的浪潮涌起的情境下,马来西亚主要政治派别的分歧从原来的种族冲突脱出。华人面临的外来压力减弱,不同方言(籍贯)群独立的文化特征开始重新努力呈现。这时,“籍贯文化意识”如何强化的问题,被提出来。2004年底,马潮联青策划了一场用文化寻根联系世界潮人的“长征计划”,主要发起人许嵄智这样说明他们的用心:


“自我们的祖先从潮汕地区南来而后落地生根,历经数代的承袭,更随着资讯化、全球化时代的降临,国内外社会、教育和经济情况的变迁,我国潮州文化正已走向式微;尤其是年轻的一辈当中,鲜少有掌握流利的潮语者、亦少有参与会馆活动,而更多的对本身的籍贯文化感到漠然;即使其中有些有兴趣多加学习体验,也苦无良师口授以及完整和有系统的资料可循;此等现象,亦加速了低落的趋势。危机经已出现:若不及时补救,大马潮人的社群和组织将失去文化特征和身份认同。”方言(籍贯)群体的方言特征在逐渐消失,乡团必须找到群体文化特征的其他表现形式,比如风俗、传统建筑等等。“对原乡文化的认知渐浅”的忧虑,对“籍贯文化特征”的追寻和对“文化身份认同”的新认识,直接导致了马来西亚潮人与原乡关系的变化,促动他们返回原乡的文化交往——海外潮汕人与原乡的联系就这样在文化交流的层面上被重新建构起来。


2

文化遗产保护观念的驱动


马来西亚的潮汕人非常关心族群文化的保育。历史记忆、社会现状刺激他们对族群前途的未雨绸缪,展现族群特质的文化保育,理所当然得到最深切的关注。


冷战结束,世界并不宁静。经济全球化潮流澎湃,势不可挡,同时带来了不同观念和文化的交锋。宗教的、民族的冲突不断。在这一背景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的一系列文化遗产保护建议书、公约和宣言,强调要保护在全球化进程中受到威胁、可能消失灭绝的有形的和无形的人类文化遗产。2003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正式签订。《公约》定义里,文化遗产是同人们的群体生活关联在一起的,它在社会生活的变迁中,不断得到创新,成为人们群体身份认同的源泉。马来西亚潮人文化的保育和创制,就在这种新观念驱动下前行。


下面介绍几个马来西亚潮汕人文化保育和创制的案例:槟榔屿韩江家庙的修复和申报并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是通过传统潮派建筑的维护同时推动了潮汕文化在社区生活中传承的案例;新山的“三月初三锣鼓响”民俗庙会和柔佛古庙游神活动,则是潮汕风俗文化保育和创制的更加直接的案例。通过这几个案例,可以了解在文化遗产保护背景下,海外潮汕人与原乡之间的文化交流活动的情况。


3

槟榔屿韩江家庙的修复


2005年,槟榔屿潮州会馆“韩江家庙”成功修复原貌。


潮州人很早就移民槟榔屿。“韩江家庙”是马来西亚历史最悠久的潮州会馆组织,原称“潮州公司”,后又易名“槟榔屿潮州会馆”。现在的家庙建筑在1870年建成,1888年曾经扩建。韩江家庙的主体建筑依照潮汕原乡祠堂的样式构筑,高轩广敞,画壁雕梁,集中了体现潮派建筑特点的木雕、彩绘、嵌瓷和灰塑等传统工艺。可以说,它是整个东南亚最具有传统潮州祠堂建筑特点的会馆建筑。后来,韩江家庙建筑被作为学校使用,受到某些程度的破坏。


2003年,槟榔屿潮州会馆动员了全社区潮人的力量来保护这座有近140年历史的建筑。与此同时,有计划地准备申报“文化遗产保护奖”。


会馆首先发动槟城潮人社会捐款资助,募得马币150万令吉,保证修复工程所需经费。


槟榔屿潮州会馆


修复工程从9月开始,竣工于20054月,历时18个月。修复工程严格遵照国际文化遗产保护原则及当地政府的古迹条规进行,努力复原韩江家庙的历史面貌。为了保留家庙建筑原真性,修复工程负责人林玉裳带着相关专家回到潮汕原乡考察古祠堂的建筑形态和工艺特征,确定修复方案之后,又聘请熟悉潮派建筑传统工艺的中国师傅施工,并对整个工作过程做了完整文件记录。


在此期间,会馆通过成立潮剧组、组织潮人美食比赛等相关活动,发动槟榔屿潮汕人积极参与社群文化的传承及发扬,配合“文化遗产保护奖”申报计划。依照潮汕传统风俗,工程开工及竣工进行了“动土”“谢土”仪式,家庙重光后又举行“进殿(晋主)”仪式。


2006年,韩江家庙以其卓越的物质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获奖评语从三个方面肯定了韩江家庙的修复工作:一、这个修复过程凝聚了槟城潮人社会的群体力量;二、通过对韩江家庙的历史及建筑的透彻的研究,使修复过程能做出更正确的决策及诠释,聘请来自中国的匠师也确保了修复的技术及材料的原真性;三、通过文化及教育性的节目,成功恢复韩江家庙的宗教及社会功能,让它重新成为潮汕人社群精神的核心。


4

新山潮州民俗庙会的开展


新山“三月初三锣鼓响”潮州民俗庙会活动开始于2002年。


三月初三是元天上帝的神诞,照着传统习惯,每年的这一天,新山的潮州人都会演潮州戏酬神。到了21世纪,危机出现了。已经改讲普通话的年轻人与方言有了隔阂,潮剧在柔佛古庙的演出,捧场的观众已逐渐减少,戏迷都是老一辈的同乡,场面冷清,显示了一种文化的衰落。当时柔佛潮州八邑会馆主席李树藩先生感觉到自己作为潮团领袖的责任,萌发了借助柔佛古庙三月初三元天上帝圣寿的日子来发扬潮州文化的想法。


他找来陈再藩、谢树华一起讨论、构思,决定以最具潮州文化特色的潮剧与潮州大锣鼓为主轴,加上其他文娱节目及潮州传统美食,分三天串联起来,把有上百年传统的酬神戏转变为多元综合性的节庆活动;同时也保存参拜祝寿仪式,将宗教仪式办的更加庄严及儒雅化。


“三月初三锣鼓响”民俗庙会就在这种挽救和发扬潮州文化的意愿里诞生。以全新的形式进行的神诞庆祝活动和祭拜典礼,让人耳目一新。


为了传承文化,2003年第二届庙会有了“儿童潮州歌谣表演”节目,2004年第三届庙会开始,又专门设计了“儿童庙会”,内容包括潮州童谣、儿童剧场、潮音木偶潮剧及儿童绘画、填色比赛等,让孩子们在娱乐中了解传习潮汕文化习俗和民间技艺,对乡土产生感觉,培养起文化归宿感。


“三月初三锣鼓响”庙会一方面努力挖掘本土资源,举办潮人文化资料展(2003),柔佛潮人史料展(2004)、柔佛古庙游神旧照片展(2006),为新山潮人和华社保留下很多精彩的历史记忆;一方面开始返回潮汕,寻求构筑新山潮人与原乡之间文化交流的通衢。


2007年11月柔佛潮州八邑会馆组织“文化民俗考察访问团”,回到潮汕原乡访问,访问的目的,是“引介原汁原味的潮州文化新元素”。此后,庙会每年都从潮汕请来文化名家,为新山乡亲献艺传艺。2008年,有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侨批”配合着新山本土发掘出来的“回批展”,有由韩山师范学院薛军力院长率团带来的“向潮州名厨学潮州小食”。2009年从汕头请来著名女画家、剪纸艺术家赵澄襄,在庙会上办了“中国潮汕剪纸艺术展”。新山潮人在她那些散发着浓郁乡土气息的剪纸前面,唱起曾经熟悉的潮汕童谣,用乡音共叙乡情乡思。赵澄襄在庙会期间举办潮汕民间剪纸讲座,为海外乡亲讲解乡土艺术,传授剪纸技艺,也深受欢迎。2010年庙会从汕头请来78岁高龄的著名曲艺家王敏“过番”讲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方言讲古在新马一带非常流行,现在已经几近绝迹。王敏连续两晚登台讲古,够新鲜也最有号召力,成为这一届庙会的压轴节目。原乡的艺术家参与新山庙会,给庙会带来海外乡人想象里“原汁原味的潮州文化”。


▲王敏讲古


与此同时,庙会过程呈现的海外乡人对原乡文化的挚爱和热情,也通过来访者传回原乡,引起震动和反思。潮州电视台制作了专题节目 “他山之石,新山的庙会对潮州民俗传统有何启示”播映。汕头市领导访问新山,赞叹新山潮人不遗余力传承潮汕文化“令人惊讶和敬佩”。陈再藩总结了这段交往,说,新山的潮州民俗庙会,促成潮汕与新山潮人社会的实质性文化交流,并扩展为潮汕市民与柔佛潮人之间的群众性“互识”。


5

柔佛古庙游神活动的光大


柔佛古庙建1870年以前。这座古庙原来应该是潮州人拜膜的神庙,后来演变成为新山华族五帮共同祭祀的庙宇。游神活动由五帮协作举办。


新山游神活动在每年正月举行,保留着原乡用来显示特定社区管辖权的巡境仪式。在1914年港主制度结束之前,柔佛古庙的管理权由义兴公司掌控,整个柔佛州100多条港的华人港主都会前来参与。1922年,管理权转入新山中华公会(柔佛华侨公所),并在1945年起成立“柔佛古庙管理委员会”。一直沿袭着当年老传统的游神活动,在新时代潮流的冲击下渐渐没落,就像古庙建筑在流年风雨里日见颓败。


古庙在1995年年底修复,建筑和文物,见证着华人开拓和建设柔佛新山的历史。在1996年农历九月初九,五帮华人信奉的五位神明被重新请回古庙之后,参与游神的人数不断增加,而且越来越年轻化。新山中华公会保证了游神活动的理性化和制度化。陈再藩等一批文化人自觉担当起文化推手的责任。游神活动的性质在逐渐变化,开始呈现出嘉年华会的性质,影响也不断扩大。2009年,新山中华公会向马来西亚文化部提交申请函,要求将这项有140年历史的传统民俗活动列为国家文化遗产,获得批准。2012年,马来西亚首相为柔佛古庙游神庆典颁发了国家文化遗产证书 (warisan kebangsaan)。


▲一年一度的新山柔佛古庙游神活动


更加让人感兴趣的是,柔佛古庙游神在潮汕原乡回响,催发了潮州青龙庙会的重新举行。2008年2月,潮州电视台《马来西亚探亲行》摄制队用5集专题片,介绍了柔佛古庙和古庙游神。节目播出,引动潮州城青龙古庙安济圣王游神的一场讨论。在潮州,60年来,除了1994年年底青龙古庙重修,重塑的安济圣王神像从市区游行回庙那一次例外,公开游神一直都是禁区。这时,潮州人开始探讨:除了一味禁止限制,我们能不能跟新山潮人一样,有意识去挖掘这一项传统游神活动的文化价值,把它变成一场中华传统文化的盛宴,一场展现潮州民俗文化的大狂欢。


潮州电视台决定再筹拍一套政论型的电视系列片,借鉴柔佛古庙游神的经验,为潮州的游神民俗活动制造舆论氛围。2011年春节后,8集电视片《人神共狂欢的嘉年华——新山游神启示录》播出。电视节目造成的声势,触动老百姓、文化人到政府官员,一时间,从新闻媒体到街谈巷议,游神成为一个热点。


很快有了行动上的回应。庙会民俗文化研究会开始筹办,最后以“王伉传统文化研究会”名义依法向潮州市湘桥区民政局申请登记。获准成立后,随即积极筹备复办青龙庙会。2012 年,“潮州青龙庙会”通过申报手续,进入广东省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 年正月,庙会举行,多个海外潮人社团的嘉宾回原乡观礼。


2014年正月期间,间断了64年的“青龙庙会”文化踩街巡游活动恢复


对事件的发展,新山柔佛古庙的游神是重要的推动力。用陈再藩的话说,这是“一波民俗文化罕有的‘百年回潮’”。


文化遗产保护,牵引起海内外潮人文化的互动。前两个案例可以说是海外潮人的原乡文化寻踪,第三案例则更多地表现为海外潮人所保有的族群文化对原乡的反哺。马来西亚潮人文化的“回潮”,有着海外潮人文化自觉与自立的表达。再引用一句陈再藩的话:“我们不应该只向传统中华文化作‘入超’的‘借贷’,更应该在汲取营养之后,有余力去给传统的中华文化‘强身健体’。”


不只是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众多潮团的活动,同样表达了海外潮人文化自觉与自立。海外潮人与原乡的联系,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将更多地用这样的方式呈现。



作者:黄挺

主编:刘迪生

副主编:钟敏仪

主编助理/排版:赵阳欢

欢迎来稿,邮箱地址:gdqlhx@163.com

本社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体育东路140-148号广东侨联大厦6楼



「无须客气  转发为敬」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广东省侨联官方微信号


本文由谈史生活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